在不到35岁的年龄影响世界,他们是如何做到的

发布时间:2017-05-05

——从入选TR35看创新人才培养

  光明网记者靳晓燕

  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苹果首席设计师乔纳森·伊夫,MIT历史上最年轻的华人教授张锋……这些在各自领域影响世界的大伽们有共同的履历吗?

  有,他们都曾入选《麻省理工科技评论》“35岁以下科技创新领军人物”榜。这个榜单自1999年开始发布,2005年人数由最初的100人压缩到35人,简称TR35。官方公布的入选标准是表彰那些对世界产生深刻影响的青年创新者。

  打开这份榜单,我们惊奇地发现,从2013年起,清华大学化工系连续四年有四位本科系友入选,这在全球也非常罕见。同样的本科背景,巨大的研究跨度,在不到35岁的年龄影响世界,他们是怎么做到的呢?日前在清华大学人文社科图书馆大同厅,“创新的名义:对话全球科技创新领军人物”主题活动现场,四位年轻的TR35入选者与他们化工系的学弟学妹们就创新精神培养与大学教育展开了跨越时空的深度交流,希望从入选TR35的杰出校友身上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

  道法自然

  “在癌症治疗中,药物需要被精准地‘快递’给癌变组织并清除它,但人体免疫系统会阻止药物这个外来者的进入,使药效无法发挥。我们注意到红细胞可以在血液里循环很长时间而不被破坏,就提出了把红细胞的外衣——细胞膜取下穿到纳米药物上的思路,并用化学工程师的方法成功实现了这个思路,由此成为国际仿生纳米医学方向的先行者,投资者的跟进也非常迅速。”张良方,现任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纳米工程系教授兼穆尔斯癌症中心研究员,2013年入选TR35,入选理由是“用纳米技术让药物‘欺骗’人体免疫系统”。他谈起自己的创新思路,平实中透露出解除癌症病人疾苦的担当和向自然学习的智慧。

  “执行力非常重要。新颖的想法经常不容易做,有很多困难,要坚持做下去。”张良方告诉同学:“难的课题就像登山,一小步一小步地走,回头看会很惊讶,自己已经走过这么多?”在他看来,创新的过程可能很枯燥,自我激励非常重要,即使失败也能学会很多。

  “开发高性能锂离子电池对于利用好清洁能源非常重要,实现这一点的途径之一是把电池材料纳米化,比如做超薄的金属。我和博士生一起在清华南门吃拉面时发现这个做拉面的过程很有意思,通过反复折叠就可以得到非常细的面条。回去后,我们就用这个思路,通过二十多次对折和延展,把双层金属的厚度控制在两三个纳米,得到了一个性能很好的材料。”伍晖,现任清华大学材料学院副教授,2014年入选TR35,入选理由是“用更物美价廉的电池还中国的蓝天”,吃出的灵感让同学们体会到创新也可以这么生动和有趣。

  教学相长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四位杰出青年创新者的背后都有一个创新精神启蒙和创新能力养成的故事,而这个故事的起点,无一例外地指向他们的大学本科阶段。

  “印象最深的课是骆广生老师的传递过程原理,骆老师鼓励我们观察生活中的传递现象。期末报告时一位同学给我的印象特别深,是讨论天安门广场上的口香糖怎样除去,这是个很有意思的传递过程。我现在也在教传递过程原理,借鉴了骆老师激发同学主动性、扩散思维、提高观察能力的教学方法,非常感谢骆老师的这门课。”刁莹在谈起大学课堂学习这个话题时这样说。她因“打印完美的塑料太阳能电池”于2016年入选TR35,现任美国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助理教授。

  戈钧对此也深有感触:“在骆老师的培养下学会了合理假设和估算一些条件,也体会到这其实是化工非常重要的工程的思维方式。在解决很多实际的问题的时候,不太可能是所有的条件都全的,必须要学会合理假设和估算。这种化学工程的思维方式一直到后来做研究对我都有非常大的帮助。”他现任清华大学化工系副教授,2015年入选TR35,入选理由是“小小纳米花,药物大未来”。

  张良方印象最深的课是戴猷元老师的化工原理。“戴老师上课很有特色,枯燥的东西都能让他说得活灵活现。这个课涉及的面很广,是我们化工的基础。系里有像戴老师这样优秀的老师上讲台,对我们的影响真是很大。”

  伍晖和戈钧在本科期间都在胡平老师实验室参加过大学生科研训练计划(SRT)。胡老师娓娓道来他们的故事:“伍晖的本科论文是他给我出的题目,脑筋特别活,点子多,敢于实践;戈钧非常能干,在低年级的时候就发表了论文和专利,感谢他们。”老师对学生的关爱溢于言表。

  鼓励本科科研

  “清华有个很好的传统就是鼓励和支持我们本科生,甚至低年级本科生就很早在实验室里做工作。我从大二开始就在杨睿老师的实验室做一些科研工作,后来在胡平老师的实验室做纳米纤维的研究,两位老师都是我的科研引路人。当时,很幸运的是让我们独立调研并设计方案,后来申报了挑战杯。印象很深的是我答辩的时候真的拿着酒精灯、打火机和我们的材料去了现场演示。”伍晖的故事勾起了现场师生们的共同回忆。

  “博士期间,我的导师刘铮老师非常强调工作的创新性。刘老师常说,做科研就像在路上开车,我们要在后视镜里看到很多车跟着我们,而前面没有什么车。这样的理念影响着我的科研,我也是这样要求自己的学生的。”戈钧眼中,创新精神是值得坚守和传承的。“我的导师总会想办法调动学生研究的积极性。后来,我在指导学生的时候,我也是不管做的好不好,都要鼓励学生,创新中一时的灵感和长期的坚持都是分不开的。突然有灵感,也要及时沟通,看到一些好文章,一个好的ppt,我会第一时间和同学分享。

  “清华本科有越来越多的机会参加前沿的科学研究,而且海外的机会也有很多,这是非常好的现象。我非常喜欢和本科生在一起工作,可以让本科生尝试挑战性课题,他们很有热情,面对困难敢闯敢做。”刁莹对本科生投入科研创新工作非常肯定。

  清华大学是国内将本科生科研训练纳入培养体系的先行者,是全国大学生系列科技学术竞赛的发起者,清华化工在这方面也走在了学校的前列,过去的五年里两夺“挑战杯”,三夺“优胜杯”。科教创新,基础决定高度。蓬勃向上的本科科研也为高水平研究生培养和扩大学术影响奠定了基础,化工系有9 篇博士论文被评为全国百篇优秀博士学位论文,居全国化工学科首位;清华大学化工学科在英国QS 全球化工学科排名中,2013年以来一直保持在前20名以内。

  交叉融合

  “现在在工作中,组里有材料系的,也和生物系同学一起工作。本科就开始学科交叉,对他们的成长确实非常有利,通过交叉可以扩展他们的视野,培养发散思维和创新能力。”刁莹对学科交叉也非常认同。

  “化工是基础,也是很多科学交叉点所在。科研方面交叉非常重要,我和戈钧刚刚就有个合作的论文准备发表。”伍晖补充道。

  两个小时活动很快就来到了尾声,嘉宾和听众们仍意犹未尽。38年前,在改革开放的历史节点上,清华大学化工系的同学们喊出了“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的励志强音。今天,中国迎来了创新的时代,对话全球科技创新领军人物,在他们成长的地方,我们发现:创新,是来源于积累和坚持的;创新,仍要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

转载自光明网